首頁 / / 魯冠球:從“鐵匠鋪”到千億產業

魯冠球:從“鐵匠鋪”到千億產業

Cherry 2019-05-15 07:57:26

魯冠球展示一本印有自己照片的《新聞周刊》。1990年4月2日,魯冠球成為美國《新聞周刊》封麵人物。 新華社資料圖

魯冠球的商業帝國從這裏起步。1969年,他帶領6名農民集資4000元創辦的寧圍公社農機修理廠。

與病魔抗爭兩年多後,10月25日,浙江萬向集團創始人、董事局主席魯冠球於家中逝世,享年72歲。10月30日,魯冠球追悼會在萬向集團公司多功能廳舉行,社會各界人士前去做最後的告別。

農民出身,小學文化,這位操著一口濃重蕭山鄉音,有著和藹招牌笑容的老人,已馳騁商場48載。從“鐵匠鋪”起家,他走出田野逐步走向世界,締造了一個橫貫汽車、能源、房地產等多個產業,營收超千億的商業帝國。作為中國經濟改革發展的見證者、參與者和推動者,他被稱為商界“常青樹”、民營企業“不倒翁”。

魯冠球曾說,成功沒有規律。“別人每周工作5天,你就一年365天都不休息,盡心、盡責、盡力去做,一定能成功。”

如今,這位始終有危機感、從不言退休的商場戰士,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

不休的“戰士”

每天要工作十六七個小時

10月30日,位於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寧圍鎮的萬向集團被層層疊疊的白色花圈包圍,數百名萬向員工、政商人士湧入這裏,向“魯主席”做最後的告別。

當天上午8時,魯冠球的追悼會在萬向集團多功能廳舉行。那棟兩層小樓平時是萬向員工舉辦活動的地方,魯冠球曾無數次在那裏講話,為員工描繪企業發展的藍圖。

魯冠球的靈柩擺放在二層大廳中央,上麵覆蓋著黨旗。在人生的最後時刻,他又回到了起點———事實上,從1969年在這裏創辦萬向集團前身“寧圍人民公社農機修理廠”起,魯冠球就從未離開過。1990年,他曾站在辦公室窗前,望著眼前的農田,對前來采訪的新華社記者說:“我就是不進城,我要在這裏建一個工業城!”

10月25日,魯冠球在位於寧圍鎮童家塘的老宅中辭世。他的兒子、萬向集團CEO魯偉鼎說,落葉歸根,這是父親生前的囑托———病情嚴重後,魯冠球一度赴美醫治,心態積極。但當被醫生告知來日無多時,他執意要回國、回家,“我不能在美國沒”。

魯偉鼎說,今年7月,他去美國探望父親時,魯冠球曾寬慰他:“人家每天工作八九個小時,我要工作十六七個小時,我自己的一天,快抵得上別人的兩天了。”“如果說你要問我(這一輩子)夠不夠,我夠了。”

魯冠球去世的消息讓他生前的商界好友倍感突然。浙商代表人物之一、複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撰文:“聽到這個消息,我非常震驚和悲痛。因為老魯才72歲,其實還很年輕。”

阿裏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寫道:“我們浙商對魯老最好的思念,最永久的紀念,就是把他身上的勇氣、視野、格局,把他身上的企業家精神傳承下去。”

“真的太過意外。”魯冠球的忘年交、財經作家吳曉波說:“我曾問他,打算什麽時候退休,而他告訴我:戰士的終點,就是墳墓。”

農民的兒子

始終關注農民,為農民發聲

“從田野走向世界的中國農民的兒子。”這是萬向集團官網對魯冠球的描述。

1945年,魯冠球出生於錢塘江邊的一個鄉村。少年時,他的理想是當車床工人,以養活家人。15歲時,他從初中輟學,到浙江蕭山縣鐵業社當打鐵學徒。3年後,因人員精簡而被辭退。

回鄉後,不甘“麵朝黃土背朝天”的魯冠球,曾修過自行車,後來又籌集3000元辦了個米麵加工廠。在那個時代,做生意被視為“資本主義尾巴”,他不敢明著辦廠,東躲西藏,但仍多次被發現,反複被“處理”,幾近傾家蕩產。

1969年,國家批準每個人民公社可以開辦一家農機廠。24歲的魯冠球瞅準這一機會,變賣了祖屋,帶領6名農民,集資4000元,創辦“寧圍公社農機修理廠”,他擔任廠長。

48年來,他以“奮鬥十年添個零”年均25.89%的增長業績,把這間曾用收購的廢舊鋼材等做原料,生產船釘、鐵耙、犁刀的“鐵匠鋪”,經營成為擁有4萬名員工,營收超千億、利潤過百億元的現代化跨國企業集團。

在2016年胡潤富豪榜上,魯冠球家族以550億元排在汽車富豪榜榜首。

盡管如此,魯冠球一直以農民自居,始終關注農民群體,為農民發聲。他曾感歎:“農民依然是社會的最底層,為農民講話的人太少了。”因此,在擔任黨的第十三大、十四大代表,第九、十、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時,他都會圍繞鄉鎮企業和農民利益提交建議議案。

魯冠球辭世後,吳曉波憶及與其交往時說,20 0 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許多農民工被辭退,他為此寫了一篇文章。“沒想到這位老大哥(魯冠球)還特地打電話給我,我從他的語調中聽出激動:曉波,謝謝你替我們農民講了一句話。”

商界不倒翁

馬雲:與生俱來企業家精神

“回想我們這代人的創業夢,從被當作‘資本主義尾巴’東躲西藏,到在計劃經濟夾縫中‘野蠻生長’,再到改革開放中‘異軍突起’,以及全球化中無知無畏闖天下,可以說是跌宕起伏。”這是魯冠球生前,對自己創業曆程的總結。

魯冠球敢想敢幹,善於把握時代脈搏,並讓自己的創業“鼓點”與之同頻共振。在過去近半個世紀,任歲月更迭,魯冠球及他締造的萬向帝國始終屹立經濟潮頭不倒。

魯冠球創造了許多個第一:1983年,魯冠球抓住機會,成為蕭山縣承包企業的第一人;1992年,浙江萬向集團公司成立;兩年後,“萬向錢潮”股票在深交所上市,成為全國第一家上市的鄉鎮企業;2001年,他一舉收購了納斯達克的上市公司U A L,開創中國鄉鎮企業收購海外上市公司的先河。

1991年,魯冠球登上美國《新聞周刊》封麵,是第二個登上該雜誌封麵的中國人。作為新中國的第一代民營企業家,他還贏得《華爾街日報》“國家英雄式人物”的讚譽。

馬雲追憶魯冠球時說,“如果說魯老身上最鮮明的東西是什麽,我想就是他骨子裏那種與生俱來的企業家精神。當年很多人都在說‘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魯老不一樣,他說‘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然後死死抓住這個籃子’;浙江遍地老板,富了一批人,價值取向發生重大分歧的時候,魯老又站出來說,企業家不能‘滿了口袋,空了腦袋’。他那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洞見和氣度,是真正的企業家精神。”

魯冠球一直認為,自己不是商人,而是企業家。“企業家要賺錢,但不做錢的奴隸。企業家注定是要創造、奉獻、犧牲的。”他生前接受采訪時曾說:“真正的企業家都是奉獻,都是在為社會工作。如果為自己在工作,不是真正的企業家。”

終身學習者

每天再忙也要讀書、做筆記

在臨終前一個月,魯冠球還在學習中央文件———9月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身體稍有好轉的魯冠球在研讀後,專門撰文《時代契機,我們沒有理由錯過》。

盡管隻有小學文化,但魯冠球終其一生,都保持著學習的習慣。1995年,他在接受《今日浙江》記者采訪時說道,他認為自己的兩大缺點是,知識不夠、時間不夠。

吳曉波曾透露,在魯冠球的床頭櫃裏,有畫滿了條線圓點的《資本論》,有鬆下幸之助傳記,有最新版本的經濟專著;每天再忙,他也要抽出一兩個小時讀書、做筆記。“他有一位秘書,每天專門為他準備剪報和資料。他也時不時打電話給我,與我這個後輩討論國內的經濟形勢、國際的環境變化。”

魯冠球生前接受采訪時,曾介紹過自己的時間安排:每天早上5點10分起床,6點50分去公司,18點45分回家吃飯,19點看《新聞聯播》、《焦點訪談》,20點處理白天沒有處理完的文件,21點左右開始看書看報看資料,大約到22點30分感到疲倦的時候,衝個澡再繼續學習,到零點上床睡覺。

即使屹立商界近半世紀,但魯冠球一直有強烈的危機感。他曾說:“我晚上做夢,夢見企業破產,一下從床上跳起來。你沒有這個緊迫感是不行的。”

他還喜歡總結別的企業的失敗案例。每當一個知名企業出現大起大落,魯冠球就讓下屬找來該企業的所有資料,認真研究,將高層召集到自己不足15平方米的辦公室裏,和大家一起分析這個企業為什麽會出問題,總結經驗教訓。

魯偉鼎在悼詞中這樣評價父親:“麵對最大困難時,他最樂觀;麵對最多風光時,他最謹慎。”

采寫:南都記者 劉苗 綜合


本文來源:http://news.qq.com/a/20171102/007774.htm

Tag:
本文鏈接:http://www.weddingphotohk.com/34235.html